新奇军 回复帖子

搜索|注册|登录

» 新奇军 » 江苏议事厅  
前一页  1   2  后一页
本帖设为精华;东锐虎@2018-01-02 10:20
作者 我的外婆 [精华]
海鸥


发帖: 8295
来自: 南京
状态: 离线
精品: 98
于 2017-12-31 21:10  个人信息 发悄悄话 引用回复 编辑本帖 搜索发帖 复制本帖 收藏本帖 投诉该帖
突然想起我的外婆。

也许老了,想到什么,要是不记下来的话,以后老年痴呆了,没有把记忆存下来给小辈看看,有些可惜,水流过,留下了痕迹,形成了沟渠,他们也想知道吧这些,前辈的印记。

很小就在南京生活了,南京话里把外婆不叫姥姥,甚至不叫外婆,就叫婆婆,公公婆婆的叫,从小叫到大。

对奶奶的记忆几乎没有,也不可能有,她在我父亲小时候就去世了,图像与记忆也只存在了相片里,后来爷爷又找了一个伴,也走的早,但我还见过几面,依稀有些印象。

可能受传统影响,后妈不招人待见,家族里也有些,虽然爷爷是绝对的权威。他从小就好强,之前家族里开有绸庄,叫诚记,或是成记的,不得而知了,他是小老板,但那个年代家规甚严,他不能当富二代,只能出去给别家铺子当学徒。所谓学徒就是小工,管吃管住,起早贪黑干些苦活,其它靠自己学。这些都是他后来告诉我的,可能不希望他这个孙子,有了怕吃苦的毛病,可惜往往事与愿违。

曾祖父传下来的两句话,一是小孩从小要吃苦,二是别人当面说你不好,你不要恨他。这些我做的都不好,这些是当时的社会经验吧,作为祖训传了下来,爷爷另给了我三句,最后身体不好的时候还写了纸条给我,要我答应他的三件事,可惜搬家时放在哪个箱子里去了。一是要听话,二是努力学习,三想不起来了,可能就是要有毅力不怕吃苦吧。

他的头发经常竖着,白白短短的一层,很矍铄的样子,每次过年回去总让我吃很多的大肉圆子,都是老家自己做的,肥肥嫩嫩,有时和笋子一起炖,鲜美至极,每次过年都要胖两三斤,我爸常拦着说要控制,吃的肚子大了,他手一挥不要紧。所以小时候虚胖,肚子也大,到现在也还都是的。

奶奶据说是苏州的大家闺秀,会刺绣,几个孩子也都比较好强,娘家也很出色,姓何,大舅公曾任中华书局副总编,父亲曾去北京见过一次,也不太容易,也要等半晌,二舅公是物理专家,不太清楚细节,只知道在工业部,身边也有警卫员,曾来家里看过我们一次,依稀还有印象。

到了父辈们年轻的这一代,时代时局所限,娘家人也大都分开,蔓延到今日,也难聚再现了,我们及下一代们,也只能逐渐的从这些文字和尚存的相片里,依稀追忆了。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家族里没有大款。这也是与那位吵嘴之时往往互相错位的三观---她认为大户就是大款,我们根本名不符实甚至有些自诩,而我认为这有点无稽,更何况潜意识里根本没往钱这个角度去想,家族及社会的深重浅薄,怎可用钱来传承,底蕴谈不上,但也至少还有7位从医。

三观的对立,往往是一切矛盾的开始,和结束。

希望我的后代们看到此文,能隐约明白一些矛盾。

行文风格可能也难改了,随想随写,越谈越远,也收不住,其实本来,是在想外婆的。

也罢,老一辈人,都已远去了,那些模糊的影子,似在内心深处,挥舞着手臂。总有一天,我们自己,也会变成那道模糊的影子,成为子孙,笔下的记忆。

外婆家是个铁路宿舍的大院子,在山西路繁华地带,几栋不高的楼房围成,一个小口坡道进出,现在也还在吧,不知何日拆迁。周围愈加的商业化了,巷子里很多小铺子围着,巷子外竖立着苏宁大厦,以前这一片都挺安静的,就像那个波澜不惊的年代。

院子中间有个大花坛,里面一堆不知名的植物,下雪天我们还在这里打过雪仗。人年纪大了,有些事回忆起来,就跟梦境一样了。房子在一楼,过道是公用的,厕所也两家合用,隔壁住着个姚阿姨,也是医院职工,一直独居未婚。后院还有个天井,后来改造成了小棚子做了单独的厨房,后厨和前门之间的楼房外围,有几道排水沟,那种有坡度的,脏水从上面滑下来,哗哗的排进下水道,泛起一阵泡沫,坡道上结着一层厚厚的苔,像肥皂一样,我小时候常盯着看。

楼房外围这段路其实不长,20米吧,但每天烧饭做事都要路过,以前的1楼也不在平地上,都有坡度或台阶,我婆婆曾在这些地方摔过两次跤,都伤了骨头,都养了好一阵,伤好后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卧室有两间,里外各一间,公公婆婆住外面,舅舅一家住里面,窗户是老式的,很大,昏暗的光线照进屋子里,有些模糊,加上暗黄的电灯,就是我童年的记忆了,有些晦暗,有些拥挤,依稀记得公公去世时,在屋子里和表哥烧纸,念叨时的情景。多年以后,每当婆婆祭日,在院子里烧纸时,也是同样的火堆,同样的沉默。

舅舅的儿子,我的表弟,是个小混混,从小不务正业,当然我也一样,混的地方和方式不同罢了,那天烧纸他也在,我只记得他接了个电话,好像扔一边了,说了句,我在给奶奶烧纸!我想这孩子还是有良心的。祭祀,是中国人潜意识里,最庄重的部分,不论平时怎样浑,在这个时候,都有一种自我的潜意识里的冷静与反省。

很小的时候,我和表哥就在那个大院子里玩,好像我们还在院子中间的大木盆里当众洗澡玩水,那时也没有什么玩具,一辆儿童破三轮就是我们梦寐以求的东西了,为的是踩在后轮间那个横杆上,往前蹚着滑,小孩子都明白那种感受吧,就像他们现在的滑板车一样。那时只要跟大人过去,都会不由自主的往领居家门口看,看是否有一辆破三轮停在那儿等我们。

表哥小时候是很皮的,非常皮,点子又多胆子也大,对三轮的爱好比我还重吧,甚至曾在南工(东大)门口的夜市上偷骑大人的三轮车撞坏了馄饨摊,后来被大学生们解了围。小时候我一直跟在他屁股后面疯,那时公公还在,印象中是一身藏青色中山装,他在铁道医学院的学生处,曾做过处长,退休后也比较严板吧,记不太清了,只记得觉得我们皮的时候,他起身追不及,会用拐杖的那个弯头,勾我们脖子,想把我们勾回来。

后来家族里也不太平,舅舅娶了个不太好的女人,家里吵闹甚多,我父母和表哥父母都曾去劝架,也被闹作了一团,我父亲的衣服都被那个女人撕了。我和表哥在院子外面自顾自的玩,之后听大人谈起,也没当作什么事。不过那女人确实刁蛮,公公去世后对我婆婆也一直不好,曾把馄饨连汤带水的直接倒在她床上让她无法休息,这些都是极恶劣的行为。表哥成熟的早,接触社会也早,后来找机会和她干了一架,她撒泼等我舅舅回去了告状,我表哥也约了人,准备他们的报复。后来也慢慢的平息了。

这些都是丑事,但在人心里,都是疙瘩,我妈年轻时常对我念叨的一句话,就是你找媳妇千万别找像她一样的,那就糟了。所以我常想有时我的这桩婚姻可能不是我要求高,而是总有个极端的恶例在那里,总会让人不由的往上靠。当然不会做那些事情,但如果连对长辈起码的尊重也做不到,那又怎能教育自己的子女。这像一种奇异的怪圈,女人会在不自觉中把它圆起来,总令人不可接受。

我婆婆去世时,我给她烧纸,后来听说那个女人在屋里担惊受怕了好几天,亏心事做的太多,后怕也晚了。

婆婆是南通人,一头花白短发,对人很客气,也很友好,以前身体好的时候,常在厨房忙吃的,烧各种好吃的带给我们,每家总有几个外婆菜,那味道,都是终身的记忆,吃的不是菜肴,而是温暖。记得每次都有红烧带鱼,硕大肉嫩,无头无尾,不咸不淡,我空口都能吃好几块,而直到现在才想到,头尾她们都留给了自己。还有腌菜花炒毛豆,很普通的南方小菜,青菜切碎了放盆里加盐抓一下,然后下锅炒,再放一点点辣椒,那清香很是下饭,我能吃好几碗,很多人都会做,但总觉得是婆婆做的好处,这也是种综合的情感吧。

小时确实能吃,这个在家族里也是笑谈,馄饨饺子都是30个起数的,现在老了吃不下了,还有些惊讶之前能吃这么多。小时候吃辣也厉害,吃个烧饼背面都要涂满辣酱,姑妈见了直咂嘴,说我是山东还是哪里人的,我听了越发来劲。

小时曾在模范马路三牌楼一带住过院,夏天,养肾,时间不长,医院里也是个小社会,什么都有,是路边的一楼好像,之后还去寻过几次,可能早拆了,不见了。医院伙食一般,婆婆以为我有了什么不好的病,常送吃的来,最常见的就是一钵浓厚的西红柿鸡蛋汤,汤是家常汤,内容很醇厚,里面还有蚕豆木耳等等一大堆,似乎这汤里只有汤水,是放的最少的东西了。好在离山西路不太远,大概二十来分钟吧,她端着汤一路慢慢走过来,我接过放在床头柜上,在病友们羡慕的注视下,有些不好意思,却又遏制不住食欲,大口的吃完,那种鲜美与畅快,是那个夏天最愉悦的享受。

那条小路我自己也走过几次,好像就是马台街吧,很久以前就是一条古朴的小路,窄窄的,两边有绿树,知了不停的叫着,微微有些风,树影婆娑,那个年代,无忧无虑。无忧无虑的,是你只管享受长辈们的对你的关心与照顾,而不必付出其它。

这就是当小孩子的好处吧。只知有己,不知有人。

其实又有多少人,真正长大了呢。

婆婆接连摔跤,我妈经常把她接过来住,但她住不惯,坐立不安,隔一段时间就要回去,哪怕身体越来越差也是这样,可能那里才是她的天地吧,更何况还我有舅舅一家,可能也在惦记,虽然他们心里,可能是相反的。

我妈只好每次下班后,直接过去照顾她,洗洗弄弄,做点吃的,安顿上床,忙绿两小时,再骑车回家,等她到家时,已是非常疲惫了,我父亲随便做些饭菜,大家也随便吃吃聊聊,如此,十余年,直到我婆婆去世。我家至今都不觉得七八点钟吃晚饭是很迟的时间,都已经习惯了。但我不能接受的是,后来家里那位时常以不会做菜或吃饭迟等种种牢骚埋怨,我很不理解,我们不是农民不可能在晚6点前就吃完饭甚至还去逛圈散步,这有什么值得埋怨甚至轻视的呢?三观不谈,生活习惯上如不能互相尊重又谈什么之后的磨合呢。我不喜欢,甚至极讨厌小心眼的女人。自私的女人,算计的女人,拜金的女人,虚荣的女人,哪里承受的起背后家庭二字之重,所言所行,也不奇怪了。

说的有些远了,这篇本是纪念我的婆婆的。

公公婆婆后来合葬在普觉寺,这是一座大公墓,一座山,每年我们都要去上坟,看看他们,也看看自己。这一年,多少事,多少情,随着火星纸灰,慢慢的随风飘去。

我的姨爹姨妈,也葬在那里,在另一座山头,姨爹的祖坟那儿,每年,也都和我表哥去看看。

上坟,是我们的传统,祭祀的一部分,他们没走,他们一直就在那里。

我常常看着那些碑文,各式各样的人,各式各样的故事,各式各样的喜怒哀愁,人生悲欢。

有些东西,是恒古不变的,像那些坟头两边的小松树,恒古的长青。

也像绿色中间的石碑后,那带着泪痕的红字,养育之恩,没齿不忘。



植物,动物,人类,都有各自的存在方式.任何一端的过度,将带来自然界整体的失衡,特别是人类,不断蔓延的贪欲,不仅在毁着自然界的均衡,也在不断构筑着人类社会自身的越来越窄越来越下陷越来越脆弱的均衡,由此世界乱象丛生.听着有点像自然保护主义,其实远不止此,我们要做的,就是极清醒的认识,这么多年来,人类贪欲的扩张,最大的毁坏源在哪里,为什么肮脏与祸乱,总由第三世界承担,我们怎样改变.要想重建秩序,只能自己践行,去掉那个贪欲无度的霸主,重建第一世界.自己坐上那个位置,才能实现自己的理想,甚至整个人类的理想.这才是革命,真正的,自然界包括人类自身的,革命.

兴我中华 天下有你
军号 22950
自流井
快乐,健康,向上
快乐,健康,向上

发帖: 18923
来自: 自贡→←南通
状态: 离线
精品: 3
于 2017-12-31 21:27  个人信息 发悄悄话 引用回复 编辑本帖 搜索发帖 复制本帖 收藏本帖 投诉该帖
真情感受啊


地区:自贡-南通
军号:22867
军车:A3 两厢红


新奇军自贡车友 招自贡地区车友!
号:117869408


卖油漆的
可爱
可爱

发帖: 6460
来自: 江苏省南通市
状态: 离线
精品: 29
于 2018-01-01 10:57  个人信息 发悄悄话 引用回复 编辑本帖 搜索发帖 复制本帖 收藏本帖 投诉该帖
回忆

老兵★传
上网是为广交朋友
上网是为广交朋友

发帖: 49570
来自: 南京/常熟
状态: 在线
精品: 122
于 2018-01-01 15:09  个人信息 发悄悄话 引用回复 编辑本帖 搜索发帖 复制本帖 收藏本帖 投诉该帖
版主快来射!


买第四辆奇瑞车了! 2006.1: 0.8QQ, 2007.5: A516舒白, 2008.8:A516舒灰(介绍胞弟买的), 2011.2: A3 1.8AT两尊红… 军号:19057
新浪博客:清世浊流
东锐虎
-T11-S16-P11+CF16
-T11-S16-P11+CF16

发帖: 4741
来自: 江苏南京
状态: 离线
精品: 30
于 2018-01-02 10:27  个人信息 发悄悄话 引用回复 编辑本帖 搜索发帖 复制本帖 收藏本帖 投诉该帖
我的爷爷奶奶也葬在普觉寺......养育之恩,没齿不忘


观致汽车、华为手机、海鸥手表……
我只买国产车


发帖: 6925
来自: 济南平阴
状态: 离线
精品: 0
于 2018-01-02 11:18  个人信息 发悄悄话 引用回复 编辑本帖 搜索发帖 复制本帖 收藏本帖 投诉该帖
在我的记忆里 外婆是最疼爱自己的人


老家青岛平度,混在济南平阴.微信nigelok
新阿拉丁


发帖: 1573
来自: 天津河东
状态: 离线
精品: 2
于 2018-01-02 12:34  个人信息 发悄悄话 引用回复 编辑本帖 搜索发帖 复制本帖 收藏本帖 投诉该帖
写的很有画面感,身临其境呀。好文。楼主家,老辈是大户人家,后代必出能人


军号 18176
1.6瑞虎白色
津DN7**7

子金


发帖: 2126
来自: 郑州人在青岛
状态: 离线
精品: 2
于 2018-01-02 13:36  个人信息 发悄悄话 引用回复 编辑本帖 搜索发帖 复制本帖 收藏本帖 投诉该帖
写的真好


曾用名--军中无戏言,发帖一万多,精华23.看见感兴趣的帖子就说两句,看见不顺眼的也会呲两句.10年了,才混了一万多贴,竟然还是天天上论坛,是不是太不努力了?
又有车了,新qq,鲁B*887*

不会水的鱼
新奇军军号:3911
新奇军军号:3911

发帖: 3645
来自: 南京
状态: 离线
精品: 9
于 2018-01-02 13:49  个人信息 发悄悄话 引用回复 编辑本帖 搜索发帖 复制本帖 收藏本帖 投诉该帖
想起了许多小时候的事


军号:3911
宝贝别哭 你的眼泪是我的珍珠,
掉一颗我都会心痛的要命.
你不要哭,答应我,
你要是很坚强,永远都不要哭,
别弄丢我的珍珠,让它们在你心里发光.

乱七八糟兄
人的一生就是破坏地球
人的一生就是破坏地球

发帖: 30851
来自: 军号21883
状态: 离线
精品: 53
于 2018-01-02 15:17  个人信息 发悄悄话 引用回复 编辑本帖 搜索发帖 复制本帖 收藏本帖 投诉该帖
写的真好。不过我们都老了。


上帝给了我一个天使,但我把她弄丢了

黄河入海流
车展
车展

发帖: 18107
来自: 鲜花盛开的地方
状态: 离线
精品: 4
于 2018-01-02 16:44  个人信息 发悄悄话 引用回复 编辑本帖 搜索发帖 复制本帖 收藏本帖 投诉该帖
写得好有烟火气


真着急,假生气;热问题,冷处理;不找事,不怕事;干累活,会歇息;办事情,分缓急;过去事,不后悔;眼前事,莫攀比;得到的,会失去;失去的,由它去;得志时,不忘形;失意时,不伤悲;常宽己,好心情;多迷糊,常乐呵;尽全力,平常心.
再冷也叫温度,再干也叫湿度,再短也叫长度,再薄也叫厚度,再矮也叫高度,再浅也叫深度,再淡也叫浓度,再软也叫硬度,再稀也叫密度,再慢也叫速度.
行云无际
中国
中国

发帖: 19331
来自: 中国
状态: 离线
精品: 22
于 2018-01-02 18:13  个人信息 发悄悄话 引用回复 编辑本帖 搜索发帖 复制本帖 收藏本帖 投诉该帖
真的好的文字,简简单单的

鹏飞飞
军号:19627
军号:19627

发帖: 8724
来自: 甘肃省白银市
状态: 在线
精品: 26
于 2018-01-03 11:44  个人信息 发悄悄话 引用回复 编辑本帖 搜索发帖 复制本帖 收藏本帖 投诉该帖
都是文艺范!


军号:19627 甘肃军号:090 车型:A520 颜色:多瑙河蓝
蓝月弯刀


发帖: 45765
来自: 上海
状态: 离线
精品: 12
于 2018-01-04 15:07  个人信息 发悄悄话 引用回复 编辑本帖 搜索发帖 复制本帖 收藏本帖 投诉该帖
感动

电喷
标配:1.6DVVT + CVT
标配:1.6DVVT + CVT

发帖: 36130
来自: 北京
状态: 离线
精品: 105
于 2018-01-04 16:49  个人信息 发悄悄话 引用回复 编辑本帖 搜索发帖 复制本帖 收藏本帖 投诉该帖
很有意思!


---
QQ:292900769
---
前一页  1   2  后一页

  已读帖子
  新的帖子
  被删除的帖子
转到



回复帖子

Powered by UltraThreads ® Version 1.0 Final
Copyright © 2000 - 2002 Kelvin Wu.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奇军是奇瑞车主自发建立的网上社区,包括但不限于奇瑞各种车型
新奇军论坛所登载的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不代表新奇军车友会的立场
新奇军论坛由奇瑞汽车提供必要的支持,并非是奇瑞汽车的官方网站


皖ICP备05009427号